一個口罩漲價10倍賣,被發現後竟想行賄免罰?

2020-04-01 16:04:10  阅读 461929 次 评论 0 条

記者:謝藝觀 宇坤

這幾天,能送你口罩的絕對是真朋友,口罩已榮升為土豪級禮物。

伴隨著疫情的蔓屯,口罩成為人手必備品。一些藥店借機花式哄抬口罩價格,12元的口罩賣128元,大發“國難財”。頂風作案的後果是遭遇頂格處罰。

花式價:買口罩先買板藍根,12元口罩128元賣

1月23日,北¶市豐台區市場監管局根據舉報對北¶市濟民康泰大藥房豐台區第五十五分店大幅抬高N95型口罩銷售價格的行為進行檢查。經查,當事人借口罩等防疫用品需求激增之機,將進價為200元/盒的3M牌8511CN型口罩(十隻裝),大幅提價到850元/盒對外銷售,而同時期該款口罩網絡售價為143元/盒。

同日,福建省晉江市市場監管局對晉江市東南醫藥藥店連鎖紫帽分店開展調查。經查,當事人將進價為0.85元/包的一次性口罩(10個裝),從日Ů3元/包的售價大幅提價到20元/包。

就連重疫區湖北黃岡,也有藥店“頂風作案”。1月28日,湖北黃岡市場監管局根據舉報對黃岡市黃州區普瑞康大藥房進行檢查,發現當事人在1月22日至27日將N95口罩的售價從19元抬高至35元,涉嫌構成哄抬價格的違法行為。

提高4倍、6倍還不算最過分的,有藥店將口罩價格提高10倍出售。1月26日,天津市津南區市場監管局根據舉報對天津市旭潤惠民大藥房連鎖有限公司柳盛道分公号ŀ行檢查。經查,當事人以12元/隻ҀKN95口罩並抬高至128元/隻銷售。

有藥店還玩上了“搭售”。1月23日,廣東省韶關市曲江區市場監管局根據群眾舉報對曲江區精心大藥房城南店開展檢查,發現當事人銷售口罩過程中,要求消û者必須購買該店的板藍根、感冒用口服液才能換購口罩,通過搭售形式變相抬高口罩銷售價格。

一些藥店更是搞起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把戲。有網友表示,有藥店公開宣布無口罩賣,人為製造恐慌。在你再三哀求下,又會告訴你,悄悄進了少量高價口罩,敷Ň極少,不情願地用高價賣給你,你還要感謝他們。

網友在新浪微博評論。

對此次此景,有網友直言:“一場疫情讓很多人都喪失了底線。”“良心不會痛嗎?”

網友在新浪微博評論。

在多個部委、地方監管部門紛紛嚴厲打擊哄抬物價行為時,仍然頂風作案,結局就是收到“頂格罰單”。

據北¶市場監管局1月28日消息,依據《價格法》等法律法規,豐台區市場監管局已向上述藥店送達《行政處罰聽證告知Ū,擬作出罰款300萬元的行政處罰。

據天津市市場監督管理委員會1月31日消息,1月27日,津南區市場監管局也將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曷ŀ達上述當事人,擬處以300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並將當事人哄抬價格涉嫌經濟犯罪有關線索移送公安部門。

在查處過程中,有的企業“敢做不敢當”,弄虛作假,妄圖逃避檢查。

據揚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1月31日消息,1月27日,揚州市市場監管局執法稽查局接到揚州市12345、12315平㙸續轉來的多名消û者舉報,反映揚州紅太陽醫藥連鎖有限公号ū價賣口罩行為。

經查明,2020年1月25日起,當事人通過其各門店銷售河南飄安集團有限公司生產的規格型號20片/包的一次性口罩。進貨單價17元/包,實際銷售價格32元/包,加價15元/包,加價率88%;銷售江蘇映山紅醫療器械公司生產的醫用隔離罩,進貨單價9元/隻,實際銷售價格22元/隻,加價13元/隻,加價率144%。截止被查獲時,當事人共銷售一次性口罩18000包、醫用隔離罩2000隻,銷售額計為620000元。

調查期間當事人為規避檢查,向執法人員提供了虛假的進貨清單(一次性口罩27元/包、醫用隔離罩17元/隻),試圖蒙混過關。

根據以上違法事實和盷ŗ法律法規,1月31日,揚州市市場監管局向當事人依法送達了《行政處罰聽證告知Ū,擬給予當事人沒收違法所得,並處違法所得5倍罰款,合計罰沒1387200元的頂格處罰。

嚴重的,不會罰款了事,還會坐牢

有人可能疑惑,為何處罰能高達上百萬?這一切都有據可循。

《價ҁ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第六條規定:經營者違反價格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利用其他手段哄抬價格,推動商品價ҁ快、過高上的,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並處違法所得5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處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較重的處50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的罰款。

如果存在相互串通,操縱市場價格,造成商品價格較大幅度上的行為,依據《價ҁ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第五條規定,情節較重的處100萬元以上500萬元以下的罰款。

另外,“疫情期間,經營者牟取暴利的,監管部門應依據《製止牟取暴利的暫行規定》規定予以查處。”中國消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北¶彙佳律師事務所律師邱寶昌指出。

《製止牟取暴利的暫行規定》第八條規定,生產經營者不得違反本規定,以下列手段非法牟利:不按照規定明碼標價或者在明碼標示的價格之外索要高價;謊稱削價讓利,或者以虛假的優惠價、折扣價、處理價、最低價以及其他虛假的價格信息,進行價格欺詐;生產經營者之間或者行業組織之間相互串通,哄抬價格;違反公平、自願原則,強迫交易對方接受高價;采取其他價格欺詐手怂

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非典期間,兩高曾專門出台《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製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䱯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規則此類現象。

其中第六條規定:違反國家在預防、控製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期間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違法所得敷š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

“政府及時出台價格幻ؠ,也可以給經營者定價劃紅線。”邱寶昌表示,可依據《價格法》第30條、第31條規定,對和防控疫情有關的重要商品實施價格幻ؠ。

《價格法》第30條規定,當重要商品和服務價ҡ著上或者有可能顯著上,國務院和省、自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可以對部分價҇取限定差價率或者利潤率、規定限價、實行提價申報製度和調價備案製度等幻ؠ措施。

《價格法》第31條規定,當市場價格總水平出現劇烈波動等異Ů狀態時,國務院可以在全國範圍內或者部分區域內采取臨時集中定價權限、部分或者全凍結價格的緊急措施。

“不過,限價要考慮有利於商品的流通及經營者的合理利潤,特別是在疫期,保障經營者不能牟取暴利,也要保護他們商品流通的積極性。”邱寶昌表示。

“行賄”口罩?動歪腦筋行不通

頂風作完案乖乖被罰就好了,有藥店偏偏動起了歪腦筋,妄想通過“行賄”逃避處罰。

2020年1月29日上午11時許,北¶昌平區龍澤園市場監督管理所內,轄區藥店一負責人匆匆忙忙送來一大箱共計500隻口罩。“你們辛苦了,公司委托我給你們送來500隻口罩,你們執法用得上,家裏肯定也不好買,大家都做好自身防護,這是我們藥店的一點心意。”這名藥店負責人表示,公号š意為防疫做一點貢獻。

但是藥店負責人送口罩的這一做法,被工作人員當場拒絕。因為轄區藥店負責人前來送口罩,並非表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據介紹,1月24日(大年三十),龍澤園市場監督管理所在當日監管巡查過程中發現,轄區某藥店銷售的一款口罩進價6.5元,建㛶售價為29.5元,實際售價59元。

龍澤園市場監督管理所所長張堃高度重視,立即部署執法人員對該藥店的違法行為進行處理。市場監督管理所工作人員現場固定證據後,隨即會同昌平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市場執法大隊,對該藥店企業哄抬物價的違法行為進行立案處理。

藥店負責人預感到事態的嚴重性就動起了歪腦筋,想用送口罩的方式讓市場監管部門“放他們一馬”,沒想、來的口罩被市場監督管理所負責人拒絕。

市場監督管理所負責人明確表示,不管涉及多知名的企業,不管涉及到誰,依法辦案一直以來都是昌平區市場監管人的職業操守和原則底線,轄區違規違法企業被發現後均會依法依規受到處理。